34;:首场拉票会和提名会选这俩地方?什么鬼?

原标题:特朗普的黑白战场:首场拉票会和提名会选这俩地方?什么鬼?

如果不是特朗普,很多人不会知道塔尔萨和杰克逊维尔,更不会知道这两个地方的那段黑暗历史。

1901年,塔尔萨以南发现石油。在石油工业带动下,塔尔萨一跃成为俄克拉荷马州第二大城市,甚至拥有了比俄克拉荷马城更高的摩天大楼。

这波“采油热”,让机会不多的黑人看到了希望。他们通过开采石油和相关产业迅速积累起财富。

然而,在种族隔离制度限制下,黑人再有钱,也不得跟白人住同一个社区,读同一家学校,甚至连共用一个厕所的洗手盆都不行。

有人看到商机,将格林伍德区变成了繁华的黑人商业区,称为“黑人华尔街”。鼎盛时,这里最多有300多家黑人开设的企业,有些黑人老板甚至拥有私人飞机。

格林伍德区的成功,让白人从嫉妒变为愤怒,当时白人曾这样说,“这些黑人竟敢在家里放置三角钢琴,我家都没钢琴。”

格林伍德区的兴盛,也伴随着种族主义的升级。不少仇视黑人的白人,加入了臭名昭著的“白人至上主义”组织——3K党。

黑人与白人的摩擦日渐增多。1921年5月30日,一起看似偶然的事件,点燃了长久的种族仇恨之火。

当天下午4点,19岁的黑人鞋匠迪克·罗兰走进德雷克塞尔大楼电梯,准备到顶层使用卫生间。因为种族隔离政策,这是黑人唯一能使用的卫生间。

电梯里,他遇到17岁的白人电梯值班人员莎拉·佩琪。几分钟后,一楼职员听到电梯内传出女孩尖叫。

后来的调查报告表明,女工尖叫,可能是和鞋匠在玩闹,也可能是因为被鞋匠绊到。但在当时,这声尖叫让人浮想联翩。

看到迪克·罗兰走出电梯,一楼服装店的员工立刻报警,称这个黑人殴打甚至了佩琪。

警察迅速出动,在格林伍德区逮捕了迪克·罗兰,但佩琪却说不会指控他。这显然不是“很多人”想要的结果。当地几乎所有媒体大肆报道,捏造了“黑人在电梯中袭击白人妇女”的桥段。

白人被彻底激怒。5月31日下午4点,数千名白人包围了关押罗兰的警局,要求警察交人。

在这之前的30年间,3000多名非裔美国人被私刑处死。罗兰如果落到那些白人手里,几乎可以肯定,不会有第二种结果。

消息传到格林伍德区,不少黑人携带,开始与警局外的白人对峙。越来越多的白人回家拿上武器,向监狱奔去。

4000名国民警卫队被组织起来,保护格林伍德区附近的白人聚居地,他们逮捕了数百名黑人暴徒。

这些飞机来自寇蒂斯·西南航空公司。一群白人飞行员用松节油制成的燃烧瓶、、步枪等武器,临时武装了平日用于货运的双翼飞机,对格林伍德区展开空袭。

以3K党为核心的白人暴徒,持枪冲进格林伍德区,见到黑人就打,甚至有黑人小孩被活活打死。

白人趁火打劫,冲进黑人的商店,抢走大量珠宝、首饰和钱财,最后一把大火,烧毁这些黑人辛苦创办的企业和商店。

暴乱蔓延到城市其他区域,不少雇佣黑人的白人家庭也受到袭击。整个塔尔萨城宛如地狱。

《塔尔萨论坛》报的数据显示,这场暴动共造成175人死亡;不过,塔尔萨历史协会和博物馆的历史学家认为,死亡人数可能多达300人,其中绝大多数是黑人。此外,还有8624人受伤,1256间住宅被焚毁,1万人无家可归。

俄亥俄州的历史课本中,也从来没有提过这段历史,就像这件事从没发生过一样。

俄克拉荷马州参议员兰克·福德,2018年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说:“报纸甚至没有刊登过关于塔尔萨种族骚乱的任何信息,这件事完全被忽略了,这是所有人都想掩盖和忽视的恐怖历史事件之一。”

1996年,俄克拉荷马州政府成立了一个调查委员会,名为塔尔萨种族防暴委员会,他们在2001年公布调查结果,决定对黑人幸存者进行赔偿和道歉。

2018年,委员会改名为塔尔萨种族大屠杀委员会,正式将这场人间惨剧,定义为大屠杀。

就在塔尔萨大屠杀99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,就在弗洛伊德被跪杀事件引起全美乃至全球抗议之际,特朗普却将首场总统竞选集会选在了塔尔萨!

尽管疫情依然严峻,特朗普已经等不及了。他宣布于6月19日举行防疫措施松绑后的首场竞选集会,地点就在塔尔萨市。

6月19日是美国的“六月节”(Juneteenth),纪念美国内战后最后一个南方联盟奴隶州获得解放,也被称为非裔美国人的独立日。

美国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认为,特朗普此举是为了向铁杆粉丝显示自己“无惧少数族裔的压力”,蓄意挑动种族对抗情绪、拉拢美国推崇种族歧视的选民。

加州参议员卡玛拉·哈里斯说:“这已经不止是对白人至上主义者笑脸相迎,而是要为他们举办欢迎聚会。”

8月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,原定在北卡州的夏洛特市举行。因为疫情,北卡目前依然要求“保持社交距离”,这显然坏了特朗普的好事。

“自从我走下那道扶梯(2016年在特朗普大厦宣布参选),我在任何地方办活动,就没出现过一个空位,而且都是最大的场馆。我可不想去只能坐一半人的地方。”

三个州的十个城市表达了意向,最终杰克逊维尔“夺标”。有意思的是,这也是唯一个由共和党担任州长和市长的候选城市。

杰克逊维尔的场馆只能容纳15000人,夏洛特的场馆则能容纳20000人,但特朗普铁了心要走,因为这不仅关乎提名大会的“声势”,更关乎他这个总统候选人的“面子”。

杰克逊维尔市长称这是一个“大胜”,市议会的说,只要满足两个条件,他们也不反对:一是解决大家对健康安全的担忧;二是举办活动的钱,不能由市财政出。

不过,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却表示反对。协进会主席以赛亚·拉姆林,上周四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说:“考虑到这个城市在这个特殊时间发生过的事,他们应该告诉总统不要来这儿。”

赫斯特和几个黑人高中同学,坐在市中心一个“白人专用”的午餐台前,被白人唾弃。他们坐在那里表示抗议。随后,暴力开始了。

“当时有穿邦联制服的白人男人,给白人分发免费的斧柄,”赫斯特回忆。斧头柄被用来殴打那些试图废除午餐台隔离制度的青少年。

“白人攻击十几岁的孩子,警察什么都不做,有些孩子受到袭击就逃命了,但我们那天决定无论如何都要。”赫斯特说。

情况越来越糟。200多名白人开始在市中心的街道上追赶黑人,用斧头柄和棒球棒攻击他们。

杰克逊维尔一直被认为是保守主义的堡垒。近年来,虽然它仍是共和党的大本营,但已经有了一些变化。2011年,杰克逊维尔选出了第一位黑人市长,一个人。

76岁的赫斯特说:“杰克逊维尔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,但并没有解决一直存在的种族歧视问题。”

两年前,赫斯特写了本书,名为《这绝不是热狗和可乐的事》,讲述了那场引发针对黑人暴行的午餐事件。

5月25日,非裔男子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“跪杀”,引发全美大规模抗议,多地掀起一股“雕像革命”,纪念南方军的雕像在各地都呆不下去了。

不过,赫斯特哀叹说,60年前那个可怕的日子以来,种族歧视问题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。

圣约翰河和95号州际公路从北到南穿城而过,黑人在西,白人在东,泾渭分明,百年未变。

特朗普选择在这里接受总统大选党内提名,倒是与如今美国极度分裂的现状不谋而合。

佛罗里达州是美国大选中一个重要的摇摆州。2016年,特朗普在杰克逊维尔以一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胜出。

特朗普团队认为,选择这里举办提名大会,可以增加共和党在佛罗里达的胜率,这对特朗普拿到270张选举人票获胜至关重要。

8月27日的杰克逊维尔,一边是“周六夺命斧”60周年纪念活动,一边是特朗普接受提名发表演讲为大选造势。

在这之前的两次大选中,的奥巴马获胜,共和党阵营拿到的非裔选票比例,都没超过10%。

“弗洛伊德事件”发生后,特朗普非但不去消解种族矛盾,反而进一步加深了美国的分裂,饱受指责。

特朗普非但不收敛,反而更进一步,甚至有分析认为,他选择塔尔萨和杰克逊维尔,这两个城市的“黑历史”也是原因之一。

特朗普的目标很明确:吸引白人中下层民众的选票。他要传递给铁粉的信息是:非 但不会回避种族问题,还要把“黑白冲突”当成竞选主题。

“弗洛伊德之死”刚刚引发抗议时,特朗普就曾发推:“一旦抢劫发生,就会开枪”。他引用的这句话,出自白人种族主义者、1967年时的迈阿密警察局长沃尔特·黑德利。

时隔一周,他才首次就发表全国讲线米的教堂前手拿《圣经》拍照。一路上,警察强力驱散周围的抗议人群。这才是特朗普可以要展现的。

一边,众议长佩洛西带着20多个大佬,在国会下跪,以示对“黑人命也是命”运动的支持;总统候选人拜登则飞到休斯顿,慰问弗洛伊德家人,还在他的葬礼上发表视频讲话。

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在即将出版的新书中写道:“我为特朗普工作期间,他做每一个重要决定,都要考虑是否有利于他的连任竞选,要找出个例外,难上加难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